欢迎访问媒介素养——新媒体创客基地!
 
网站首页 行业 媒体资源 签约入驻 企业宣传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 公民新闻奖 >> 阅读
操场巷往事之三:饥饱尚未稳定 住房问题凸显
日期:2018-02-09  来源:西安旧事  作者:李连源    热度:980

我家住在操场巷,民乐园东史话长。

唐与魏征是邻居,清代八旗演武场;

二虎长安卫家国,解围除困冯玉祥;

绝处逢生有厚土,狮吼长歌豫韵扬。

  

绘图@王建红

  建国后操场巷初期是相对稳定的,但居民生活却异常艰难,家家户户、老老少少为填饱肚子而四处忙碌,好在有解放路、民乐园这样人口流动、聚集的地方,只要勤快就能生存。

  50年代为了支援国家建设,许多工厂棉纱短缺,街道就组织家庭妇女们去城河沟洗油线,这些因擦机器而被油污的棉纱,经过捶打、清洗后再次用于工业生产,符合勤俭节约的革命传统。妇女们通过劳动也能得到报酬,我母亲就在此时长时间光腿泡在河水里,由此落下风湿的毛病,一到天阴下雨腿就隐隐作痛,如果那时有一双高腰胶鞋也不至于这样。那时苦不是一个人,大家不觉苦才是觉悟!

  这样的活计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因为要照顾各个公社(现街道办)的家庭妇女,所以大部分时间里母亲就接点浆洗缝补的小活,有时候还会和邻居大妈一起㧟着篮子到民生门口去缝补衣服。后来还接了些缝手套的活,这个活小巷许多人家都做过,就是将半成品的白线手套缝合为成品,这种手套到现在也没有被淘汰,一直是制造业工人的劳保福利。由于这个活计适合女孩们做,我的几个姐姐回家就缝,缝一捆(10双)可得4毛钱,每个月有几元收入。

  再有就是糊火柴盒了,居委会主任王大娘家有人在火柴厂工作,常常领些半成品回来,然后套上模子、刷浆糊进行裱糊,由于这个事颇为新奇,很吸引小伙伴们。我就喜欢糊火柴盒,虽然每次手上黏黏的,但看着纸片变成盒子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王大娘家隔壁的赵大娘是个“小脚老婆”,从我记事起就和母亲一起洗油线,去农村捡拾麦穗,后来卖冰棍,先是背着箱子后来推着小车,辛辛苦苦一辈子,饱受艰难,从未停歇,她们的辛劳难以磨灭。

  这样的日子到了1959年就越发难熬了。每个人的定量没变,但粮食却不能足额供应,加上自然灾害连续三年每家都面临随时断炊,只能以瓜和菜度日,人们称之为“瓜菜代”。粮食不够吃,5斤红薯折1斤粗粮,家家粮本上印着毛主席语录“我爱吃红薯”。这个时候仿佛时光倒流,一碗清汤面换个媳妇、两个烧饼领个儿子、刚买了馒头被抢、或踩在脚下呸呸几口,都成了一种特殊记忆。

  一段时间里由于断炊,解放路附近的居民每天不得不到东新街乐乐居(泰华布店原址,今唐苑广场)餐厅领菜汤(售后剩下的残羹剩饭)回家泡豆面面条充饥,还有人则游走于老万兴(民乐园西门外)、聚丰园(东四路口,后为西安川菜馆)餐厅之间,期待食客们的残羹剩饭一填瘪囊。如今,已移居宝鸡的赵玲老人(女、90岁)还清晰地记得,端剩菜汤回家泡豆面难以下咽的场景。她说:“端回来的汤是酸的,面很粗还拉嗓子,不是人吃的,根本没法咽!”

  终于抗过了“瓜菜代”,日子逐渐好了起来,由于50年代国家倡导多生孩子支援国家建设,备战备荒为人民,到了60年代中期孩子们渐渐大了,住房问题凸显出来,这种爆发式刚性需求让小巷第一代居民有些无所适从。

  就小巷以前的居住来说,无论平地起房、购买(以租赁名义),大家本着够住就行,没有去想过扩展。但随着政府鼓励生育的政策,一个家庭生8个孩子亦属正常,人口的迅速膨胀让房屋始料未及,常常捉襟见肘,成为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夏天还好说,一张稻草席马路上、人行道一铺了事,家家如此苦中做乐。到了冬季只好全家通铺,拥挤自不用说,生活中的尴尬不时咋现,压抑、憋屈、紧张常常无处释放。

  纵观小巷,全是草木、土木两种建筑,且均是平房,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家家将房前屋后能用的地方悉数占用,也无法满足日益旺盛的人口增长带来的居住危及。于是,向空中要空间成为一种硬性发展手段。计划经济时期,一应民用物资亦需政府划拨,且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大量短缺物资(建材)只有自筹,拉土拓坯成为家家盖房必做的事,即便如此,也是“盖一次房、脱三层皮”,物质太匮乏了!

  就拿我家来说,1967年一场连阴雨茅草积水将横梁压断,我父亲找来木椽顶着,并向政府提出修缮申请。由于房屋濒危修缮证于当年签发,但却无法翻修。因为政府只象征性的批复了100页瓦、400块砖,以及几十根懔条。在要顾及吃饭的前提下,还要筹措比粮食还紧俏的建材难上加难。所以修缮证从1968至1970年,3年三次延期,其间邻居帮衬着找土拉土,拓了大量的土坯,又想办法添足了屋面用的大瓦和少量的用于基础和四角垛子的砖,到1971年夏方开工。一间危房历时4年才得以翻建,这在当下不敢想象!如今,每当看到那张修缮许可证时就能感觉到当时的艰辛。

  大家千万别以为盖房子是男人的事,家家正值青春年少的女子们也都小子一般,和泥脱坯、洗衣做饭样样都得干。尤其“老三届”女子们,个个为困难的家庭付出了巨大努力。我家建这间房时仅大姐结婚,大姐下班就会回来帮忙,而我的大姐夫不仅出了力,还倍受邻居哥哥们折腾。比如装泥兜这样的活就让他干,似乎就是女婿的事!上边要泥就铲好挂钩上,但用完的泥兜“啪”直接扔下来,立马一身大泥巴,身上脸上全挂彩。捯饬女婿是河南人的一种风俗,大姐夫则首当其冲。

  从1968年到1978年,英姿巷(此时已更名)基本完成了第一轮住房翻扩建工程,房屋由茅草庵到土(坯)木二层间或有之,暂时渡过了因人口膨胀带来的危机。由于之前操场坟地的前缘,巷内呈洼地状,雨污水靠渗井和排水沟排放,一遇大雨排水不及就会倒灌。遇到连阴雨,屋顶还会漏雨,家家屋内悉数用锅碗瓢盆去接房顶漏水,门槛要用沙袋封堵,不然雨水就会灌进屋内。孙秀梅(女,89岁)老人说:“一下连阴雨我的心就砰砰的提着,房子到处漏,锅瓦瓢盆都用去接水,还不时听到墙皮哗啦、哗啦垮下来的声音。”

  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有次大雨几乎家家进了水,人们在向外舀水时,一棵给老人做寿方(棺材)的圆木顺着水流漂了出去……人常说“屋漏偏逢连阴雨”,对于建国后的小巷居民更是如此。他们从河南逃难到西安,一片坟地变家园,不论经历多少磨难都是从未经历,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好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回首也只是感慨:三年困难“瓜菜代”,孩子大了房要盖。按下葫芦浮起瓢,漏雨灌水难自在。

  长安君曰:预知后事如何,请关注2月9日(本周五)操场巷往事之四:心齐,一呼百应;务实,说干就干。回顾操场巷往事,请戳链接 :

  操场巷往事<第1期> 小巷三易其名 说法云里雾里

  操场巷往事<第2期> 河南难民迁入 大多沾亲带故

 
 
新闻快讯 业界活动
宣传工作 权威发布
网络安全 监督观察
交流专访 媒体倡议
媒介学院 传媒研究
公民新闻奖 企划部
 
 
关于我们 - 服务项目 - 自媒体签约 - 企宣推广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20 www.meijiesu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9024063号 服务热线:18192709294
媒介素养网(meijiesuyangwang.com)以“立足媒介,传播科学”为平台宗旨,致力于媒介素养教育普及、企事业单位媒体服务定制和企划人才的培养。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