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政策法规 会员之家 印章博物馆 国际交流 大秦视界 协会简介 联系方式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毛主席和他的印章故事
阅读17次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 2019-01-25 16:00

毛泽东一生很少使用私人名章,无论题字、书信、批注、文稿都喜欢用毛笔或铅笔以他独创一格、潇洒自如的“毛体字”签名,甚至书法作品也只有极个别的上面盖有印章,因此毛泽东的印章普通人很少知道。其实毛泽东在对中华传统的印章篆刻艺术也十分喜爱,经常把玩。据田家英夫人董边说,毛泽东的印章有两抽屉多。田家英任毛泽东秘书时负责保管这些印章,所以董边戏称田家英为“掌玺大臣”。

现在所见毛泽东最早的印章,是1929年3月13日,毛泽东与朱德联合签署的一张红四军筹款公告上,加盖的一方雕刻极精细的篆体朱文名印(《文物天地》1983年第3期)。还有一枚是毛泽东和朱德于1929年4月10日共同签署的给长汀县赤卫队的命令手迹上钤盖的。朱文隶体印章,分别为“朱德之印”和“毛泽东印”字样(《革命文物》1979年第2期)。

《毛泽东自传》手书题词中的这一枚朱文印章。这幅题词是毛泽东于19 37年7月13日题写的,最早刊载在上海复旦大学文摘社编、上海黎明书局刊行的《文摘战时旬刊》第二号的第13页,是该刊连载的《毛泽东自传(三)》的插图。当时是“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的第六天,毛泽东在延安。据考证,此手书题词是通过我地下工作人员潘汉年(时任八路军驻上海办事处主任)转交给文摘社的。刻印者是谁,目前还需进一步考证。

同时期的还有一枚白文印章,此印出自何人之手,目前也是一个谜。据考证,在毛泽东1936年2月的手书《沁园春·雪》中,落款处钤有此印。这可能是目前所知道的毛泽东最早的印章了。

1936年7月15日,毛泽东派代表到国民党统治区协调停止内战联合抗日事宜,介绍信上盖有篆体朱文印章。同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经济建设公债券上盖有“主席毛泽东”的隶体朱文印章,印文为“毛泽东印”。

 

1937年7月13日即抗日战争大爆发后第六天,毛泽东在关于对日作战总方针的题词上所钤的“毛泽东印”,为篆体朱文印章,该印章字体圆润,刻工精细。

1937年,北京素享“博琴铁笔”之誉的著名篆刻家刘博琴受人之托,精刻了“润之”一印,当时并不知道是为毛泽东刻印。

上海篆刻家陈巨来解放前也给毛泽东刻过一方“润之”印章,因不知“润之”是毛泽东,而照价收取了润格。直到1956年,陈巨来接到上海市人民政府布置的任务,给毛泽东主席刻方篆章。素来顶真的他格外认真地篆印文、布章法,三易其稿,最终决定以白文形式来布局,印文“湘潭毛泽东”一反他擅长的元朱文。我体会,这是他考虑到毛主席博大豪放的个性,这样处理显得雄壮浑厚,大气磅礴。他聚精会神,圆满竣工。意犹未尽,又集王半山诗一首,以志景仰:

    一峰高出众山颠,

   海角犹闻政事传。

   万物已随和气动,

   论心与此亦同坚。

不久,他收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致谢信,大致内容是:陈巨来同志,主席收到你为他刻的印章非常高兴,特附上人民币三百元以作润笔……

 

 

“文革”中,此信被抄走。“四人帮”粉碎后,上海中国画院在整理抄家物资时,发现此信,交还与他,并说是大海捞针云云。陈巨来接信,喜出望外,当场朗读给全家听。之后,他将此信奉为至宝珍藏起来。他藏得太过郑重,至死家人没有找到。

1945年毛泽东赴重庆与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与老友柳亚子在山城重逢。柳亚子特意到曾家岩桂园毛泽东住地拜会了毛泽东,并当即写下一首七律《赠毛润之老友》,又向毛泽东索诗,毛泽东于离开重庆前四天,即10月7日,将他1936年2月初到陕北看到大雪时创作的《沁园春·雪》词,写在一张“第十八路集团军重庆办事处”的信笺上,并附上一信赠送给柳亚子。

接到毛泽东派人送来的词和短笺后,柳亚子发现书写的词没有上款、下款和印章。第二天,他挟着一本册页去见毛泽东,毛泽东在册页上又重新写了这首词。他提出请毛泽东盖章,毛泽东说“没有”。柳亚子慨然许诺说:“我送你一枚吧。”柳亚子本人不擅金石,回来请青年篆刻家曹立庵挑选了两块珍藏的寿山石,连夜为毛泽东刻了两方印章,一方为白文“毛泽东印”(图二),一方为朱文“润之”。柳亚子用八宝朱红印泥在“毛泽东”三字的落款处全部钤上。随后,柳亚子将两方印章送到红岩村去时,未遇到毛泽东。

直到1946年1月28日,毛泽东写信给柳亚子时还特别提到这两枚印章,信中说:

“很久以前接读大示,一病数月,未能奉复,甚以为歉。阅报知先生迁沪……印章两方,先生的和词及孙女士的和词,均拜受了。”

1948年,人称“篆刻王”的谢梅奴用家藏上乘的寿山石料,为毛泽东刻制了两方印章,一方为白文“毛泽东印”(图左),印文回文排列,笔划间架松而不散,紧而不板,有如汉印;另一方是朱文“润之”,仿周秦小玺,细纹粗边,字秀笔圆。两印均高两寸半,有钮,印面2.2厘米见方,镶嵌于一个红木锦缎盒内。1951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将这两印呈献给毛泽东。

毛泽东和著名画家、近代三大治印巨匠之一的齐白石是湘潭同乡。北平和平解放后,毛泽东与齐白石往来密切。开国大典前夕,齐白石为表示对毛泽东的崇敬之情,精心刻制了印文为“毛泽东”和“润之”的白文和朱文寿山石名章各一枚,请文化部门的军代表、著名诗人艾青献给毛泽东。

 

1959年春夏之交,著名国画家傅抱石与关山月共同精心设计,为首都人民大会堂绘制了气势磅礴的巨幅山水画。听到毛泽东决定为其题书《江山如此多娇》后,傅抱石考虑到“字、画、印”的整体统一,便多方征求意见,认真构思造型,为主席刻制了一枚印章,拟在画面题书落款后盖上。

此印的章材,取用稀罕的寿山水石,印钮为古兽,印面5厘米见方,字体端庄工整,线条厚重,挺直苍劲,颇具秦韵汉风。

毛泽东对拓印十分欣赏,赞曰:“不愧是当代艺术大师的力作!”但他考虑到自己的其它书法作品,落款后都从未盖章,认为“此处还是不拟破例为好”。

周恩来亦同意此见,认为《江山如此多娇》置设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必然要让千秋万代瞻赏。主席题字很多,这里突然出现了他的章印,不但显得不伦不类,而且会让人费解,甚至造成真假之误。

后来,傅抱石想将此印赠送给主席。主席请人带口信说:您的篆刻颇有力度,艺术性也颇强。抱憾的是,我一生没有用过私章,还是劳请先生代为保存,待有朝一日退了休,一定亲自来取。

当年年底,毛泽东在接见傅抱石等艺术大师时,又谈到此事。他对傅抱石风趣地说,如果我当皇帝,此印嫌小。如果我是普通百姓,此印又嫌大,而且一般人难以辨识。如果再过些年,告老还乡,我毛泽东卖字为生,加此章印,肯定售价不菲,沾您傅老大光了。

事后,此印一直由傅抱石收藏。傅老逝世后,此印由傅抱石之子傅二石所收藏。这枚“中华第一章”直到1999年,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江苏书法篆刻系列大展”上才首次展现于世。

 

毛泽东还有一枚堪称“文物极品”的名章,这就是由著名的书法家、篆刻家邓散木刻的一枚白文的“毛泽东”龙钮大印。这其 间还有一番非同一般的来历:1965年8月的一天,章士钊的秘书益知来到邓散木家,提起毛泽东很喜欢篆刻及书法,章老请散木先生给毛主席治一印及写几幅字。这时,邓散木已患多种疾病,并且癌症已经扩散,但当他得知毛泽东主席想请他刻一枚印时,即满口答应。他硬撑起病体,精心挑选了一块明黄色、顶部有镂空双龙图案的立方体石头,经过反复构思,刻就了“毛泽东”印。同时,他还用篆、隶、行、楷四体书写了自己创作的诗词条屏,一并托章士钊呈毛泽东。

章士钊对这枚大印赞不绝口,非常满意。他仔细欣赏着,但见“毛泽东”(图右)阴文三字线条横不平,竖不直,却自然天成,返朴归真。印的一侧,邓散木刻有苍劲的文字:“一九六三年八月,敬献毛主席,散木,篆时六十有六”。此印有两处别具一格,一是将“毛泽东”姓名横刻,“泽”字的三点也从左边移到右侧下端,正好弥补了“毛”字笔画少,与繁体的“泽东”二字相协调。这是毛泽东印章中创意最为大胆的一个。另一方面此印为龙钮大印,顶部空琢双龙,并刻边款,章老不禁赞叹出声:“好个龙纽大印,刀力非凡!”不久就把大印和书法条屏呈给了毛泽东,毛泽东也很喜欢。这一历史文物现陈列于韶山毛泽东纪念馆。

毛泽东虽然不喜欢在书法作品上盖印章,但是在自己的藏书上却常盖印章。他还特别欣赏上海篆刻家吴朴堂为他刻的“毛氏藏书”朱文印。

1963年,毛泽东与全国工商联首席代表陈叔通叙谈,说自己很想请人刻一枚藏书印章,无论阳文、阴文均可。陈叔通立即想到了他多年的故交、上海印家吴朴堂。陈叔通到上海找到吴朴堂,说:“毛泽东主席想请你治一方藏书印。”吴当即应允。陈叔通又说:“我这次在沪逗留时间不长,过几天我就来取,再带到北京面呈主席。”吴朴堂当晚就举笔起草印稿。次日夜,待喧闹了一天的大都市沉寂下来,吴朴堂微举刻刀,凝神定气,直到深夜才刻竣。

吴朴堂如期刻好后,陈叔通将印送到毛泽东手中,毛泽东爱不释手。从此毛泽东看书时往往喜欢先仔细欣赏一番,然后运力,小心翼翼地在书页上加盖“毛氏藏书”的印章。

 

毛泽东另外还有两枚藏书印,也是朱文铁线篆“毛氏藏书”四字,与吴朴堂所刻的毛泽东藏书印构思不谋而合,而艺术上又别具风格。

毛泽东在建国后颁发的任命书上常用一枚签名章。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毛泽东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颁发了《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通知书》,《通知书》最后的落款是“主席毛泽东”。其中“毛泽东”三字是非常粗壮有力而又圆润流利的“一笔书”。这是一枚十分珍贵的象征了人民领袖崇高地位、代表了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签名章,无论从它的政治意义还是从它的艺术价值来说,都堪称“印中一绝”!

自称“三百印石富翁”的著名篆刻大师齐白石也曾为毛泽东篆刻两方印章。 1949年开国大典前夕,齐白石先生用名贵的寿山石为毛泽东刻了“润之”朱文印和“毛泽东”白文印各一方,请当时任中央美术学院军代表的著名诗人艾青转赠毛泽东。齐白石所篆印章,从章法上看,字字留红,整体上大开大合,疏密有致,充分体现了“胆敢独造”的精神。1950年夏天毛泽东在收到白石老人赠送的两方印章后,即派秘书田家英接老画家到中南海促膝交谈,后来朱德总司令也应邀前来。交谈中,毛泽东除了表达对齐白石赠印的谢意之外,还告诉他,政务院将聘请他为中央文史馆馆员。

在上海解放后不久,当代著名篆刻家钱君匋也怀着崇敬之情给毛泽东篆刻了一方“毛泽东印”,并通过当时的文化部长沈雁冰(茅盾)转赠给毛泽东。后来,毛泽东又通过上海博物馆找到钱君匋,请其刻了一方“毛氏藏书”朱文印。钱君匋在北京任中国音乐出版社副总编时,应邀赴中南海,毛泽东笑着与他握手说:“你刻的印非常好,谢谢你。”

而从藏书印来看,毛泽东的藏书上大都钤有“毛氏藏书”印。这种藏书印有好几种,一种为长方形的朱文印“毛氏藏书”,此印为北京篆刻家刘博琴所作。据说早在1937年刘博琴就曾为毛泽东刻过“润之”印章,1949年毛泽东又写信请他刻了这方仿明古印字体的印。

素有“篆刻王”之称的著名篆刻家谢梅奴,1948年刻写了毛泽东《沁园春·雪》共计30多方印章,这是第一组毛泽东诗词的篆刻艺术作品,现收藏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而谢梅奴也曾为毛泽东刻过两方印章。一方为朱印“润之 ”的印章,一方为白文印“毛泽东印”的印章。前者得玺印之神,后者得汉印之意,可见篆刻家的深厚功底。

奇女子谈月色给毛泽东主席治印的故事

谈月色(1891-1976),广东顺德人。原名谈古溶。后改名谈溶溶。意取“梨花院落溶溶月”。后又更名“月色”,意取“惟向旧山留月色”。因她排行十,人称谈十娘,她晚年号“珠江老人”。

由于她出生的时间为亥时,迷信的父母在她15岁那年将她送到广州檀度寺寄养,法号悟定。谈月色在师父指导下攻经读史,点染丹青,进步神。有一天,南国名士蔡哲夫和一帮文人朋友来到檀度寺,刚巧这天谈月色值班,于是这帮文人便跟谈月色闲聊书画,没想到这位眉清目秀的尼姑竟应答沉着,出口成章,令这些见惯世面的才士们大为惊讶。于是,大家一见如故,成为好友。

他们往来频繁,蔡哲夫更脚步频频,与谈月色谈诗论文,共染丹青,五年多来,他们渐成莫逆,谈月色在朋友劝说下蓄发还俗,与蔡哲夫共偕连理。这是1922年的一桩文坛雅事,那年谈月色31岁,蔡哲夫42岁。

行文至此,就要介绍一下这位蔡哲夫。他名守,号寒琼,顺德龙江人。早年就读于上海震旦学校,辛亥后于广东师范及岭南大学教授书画,著有《印林闲话》等。蔡哲夫精通书画和文物鉴赏,是顺德当时寥寥可数的几位南社成员之一,是当时文坛引人注目多才多艺的人物。

谈月色在蔡哲夫的悉心指导下潜心研究书画篆刻,更每每得到黄宾虹、李铁夫、王福庵等名家的指导。谈月色钟爱梅花,后来,她又深研吴昌硕、扬州八怪的梅花技法,在1935年绘就的《蟠龙梅通景》,笔墨淋漓,元气充盈,因而墨迹未干,已引轰动,谈月色更获“梅王”雅称。,更每每得到黄宾虹、李铁夫、王福庵等名家的指导。谈月色钟爱梅花,后来,她又深研吴昌硕、扬州八怪的梅花技法,在1935年绘就的《蟠龙梅通景》,笔墨淋漓,元气充盈,因而墨迹未干,已引轰动,谈月色更获“梅王”雅称。

当代的李清照与赵明诚

当时人们将蔡哲夫和谈月色比作当代的赵明诚和李清照,而他们的命运也和赵明诚、李清照有点相似。

1936年,蔡哲夫赴南京博物院担任鉴定研究员及国史馆编修,谈月色随同前往,他们先在南京淮海路上住下,其寓所成为南社会员及文人墨客聚会之所,谈月色的篆刻与书画为宾客惊叹,一时间求书、求画、求印的社会名流络绎不绝。1937年冬天,侵华日军攻陷南京,蔡哲夫与谈月色仓皇避难,辗转逃到安徽当涂白贮山才得以喘息。

第二年秋天,他们重回南京寓所。淮海路上的家已经和南京城一样满目疮痍,蔡哲夫写道“乱后行窠已荡然,艰难设备苦经年。劫余尚剩铭心品,三个陶瓶两古砖。”月色则刻印记下“丁丑十一月七日当涂罹难戍寅八月二十八日广州家破。”殇难,没齿难忘。

国难当头,蔡哲夫拒绝到伪政府任职,与谈月色搬到鼓楼二条巷9号居住。这里距明末遗民杜茶村故居不远,蔡哲夫把寓舍取名为“茶丘”,并新取字号为“茶丘残客”明志。他与月色甘守清贫,鬻画治印度口。

山河易色、故园凋零,饱受身心磨难的蔡哲夫身体每况愈下,1941年冬天,终因心脏病发作去世。南社诗友知道蔡哲夫与谈月色家无长物,主动资助谈月色办完丧事,一生一死交情乃见,月色感念友人尚义,忍痛一一画梅治印答谢。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重设印铸局,聘用谈月色为职员。薪水虽然微薄,但专长得以致用,月色欣然赴职。谁知一天上班后,家中被盗,所失都是她与蔡哲夫在战乱里舍命保护下来的收藏,如好友苏曼殊画作、吴研人所刻印章等。

暮年的谈月色一直客居南京,无法再见家乡的山水,只有把思乡怀旧的情绪寄托于“珠江老人”的别号。谈月色晚年深居简出,曾将大量珍贵书画捐赠给各大博物馆以供收藏。

曾为毛泽东等众多名人治印

谈月色心慧手巧,于印章篆刻别会于心。她一直吸纳周秦古印,又融合明清技法,更心折黄士陵,且获益黄宾虹,因而深得古今大师精髓,尤其是她曾拜王福庵为师,印章更流丽秀劲,又加上她巧思妙想,布局精雅往往妙手偶得,天趣自然,令人手不忍释,故声名鹊起。

当时全国共有21个省区的文人雅士都求印门下,轰动一时。尤其是她通过刻刀将瘦金体的飘逸秀雅融入一股拙朴古穆之气,令书法与篆刻巧妙融合,形成自然秀丽,雍容典雅的风格,成为篆刻历史上一大创举。中华民国成立前夕,“中华民国”的象牙国玺就出自谈月色之手。

苏曼殊曾有诗赞曰:“画人印人一身兼,挥毫挥铁俱清严。”因而几十年来,无论是李宗仁、李济深、程潜等政要人物还是蔡元培、柳亚子等文化名人,私人印章多出自谈月色之手。

新中国成立之初,柳亚子向毛泽东主席热情推荐谈月色的篆刻。后来国家民政部通知谈月色为毛泽东主席治印。谈月色为毛主席雕刻两枚印章,分别为“毛泽东印”、“润之”,并再刻上一小行“刻奉润之主席,睿见存念”边款。

南京解放后,谈月色成为江苏省文史馆馆员,曾3次在江苏美术陈列馆举办“谈月色书画篆刻展览”,先后被选为第三、四届全国妇女代表、省政协委员。1976年去世,享年85岁。

民国年间,一位南国出家女子,擅诵经,娴书画,写经文,谈文论艺,吟诗作画,聊伴孤灯。因一次偶尔的邂逅,结识南社才子,蓄发还俗,拜名家为师,走上钻研古玺、汉印、隶书、佛像印、园朱文等篆刻技艺的道路,成绩卓著,被称之为“现代第一女印人”。她就是随夫寓居南京鼓楼二条巷40年,后为江苏省文史馆馆员,并被选为第三、四届全国妇女代表、省政协委员的谈月色女士。

毛泽东不仅是一位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和思想家,也是一位优秀的诗人和书法家,一生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歌和别具一格的“毛体书法”,但人们很少在毛泽东的书法作品中看到他的印章。毛泽东到底用过多少印章?笔者从已经收集到的资料中,发现有印文公开传世的毛泽东印章至少有14枚。

 
   
 
 
 
新闻中心
 
 
 
协会简介 - 协会章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www.yinzhangxie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镜像/复制
陕ICP备15011396号-1 服务热线:029-89386879
陕西印章网(www.yinzhangxiehui.com)是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面向社会的窗口,是公众与政府互动的桥梁和纽带,是印章协会和企事业单位各部门发布印章信息和提供在线服务的综合平台。现开通“印章协会、新闻、专题、政策、服务、问政、数据、文化”八个一级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