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政策法规 会员之家 印章博物馆 国际交流 大秦视界 协会简介 联系方式
 
网站首页 >> 印章博物馆 >> 图说印章  
两河流域的滚印
阅读25次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 2019-01-29 17:59

  休于古城复原图及出土的陶印。休于古城是新石器晚期的定居群落,位于安纳托利亚南部,是人类最早的定居点之一,距今8000至9000年。建筑由泥砖砌成,房屋相连形成蜂巢似结构,房屋之间无街道小径,屋顶即是街道或市场和公共场所;屋顶开有门洞,由楼梯或木梯进入屋内,类似的泥砖或土坯民居建筑群在现在的阿富汗和中亚一些地方还能见到。这些出土于休于古城的小陶印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最早的印章,它们用于显示某人对物品的所有权,同时也有护身符一类的宗教意义。陶印现藏于土耳其安纳托利亚博物馆。

  史前的印珠和分布示意图。这些印珠大致属于两河流域奥贝德时期( Ubaid period 公元前5900—前4400年)以早的文化期,是刻有图案的软石类的珠子坠子,也是早期的平印(samp-seak)。这些距今650至850年的小印珠是两河流域城市文明发生以前跟陶器一样广泛分布的手工艺品,它们用于表明物主对物品的所有权,同时兼有护身符的功能随身佩戴。大英博物馆藏。

  安纳托利亚有动物图案的平印。公元前4000—前3000年,出土于现在的土耳其或叙利亚北部。安纳托利亚高原富藏金属矿和黑曜石,拥有自然资源使其与周边的贸易越来越频繁,并因此发展出与贸易相关的管理手段,印章在贸易中作为物主身份的标志,是贸易流通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大英博物馆藏。

  封存物质财产的印垂( clay bullae)。使用物主的印章印压在陶泥上制成的封印是很早就开始使用的显示物主所有权的方法,特别是在贸易转运中用以防止非物主打开物品包装。图中埃及法老图坦卡蒙墓的墓室被发现时,门上就有显示法老所有权的陶泥封印,印面图案为引导亡灵之神阿鲁比斯。这种加盖陶泥封印或悬挂印垂以示所有权的方法沿用了数千年,图中泰国国家博物馆的描金衣柜上就悬有陶泥小印垂,用以防止参观者随意开启柜门。作者拍摄于泰国曼谷的国家博物馆。

  哥贝克力石阵地理位置示意图。哥贝克力石阵( Gobekli Tepe)距今1200年,位于安纳托利亚高原东南部,距土耳其乌尔法市10公里。石阵是现在所知最早的大型宗教建筑,一些人相信这里就是《圣经》中描述的伊甸园。

  土堆( Mound),也称“丘”,阿拉伯语称为Tell两河流域的建筑和城址多为砖泥结构,当老的城址和建筑被人为翻新或战争毁灭,坍塌的土坯形成新的地层,而重建的砖泥建筑继续建立在坍塌的地层之上,数千年的人工堆积形成高达数十米的人工土堆,蔚为壮观。

  两河流域文明示意图。两河流域被称为“肥沃的新月形地带”,这里是人类文明的摇篮,世界上第一座都市乌鲁克就诞生在幼发拉底河的东岸、今天的伊拉克南部靠近波斯湾的地区。

  苏美尔人的雕像。石膏石,公元前2750—前2500年。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于伊拉克南部迪亚拉地区发掘。苏美尔人的面部特征与后来统治两河流域的闪米特人有别,他们说一种非闪米特语言(见注释17),自称“黑头人”,即黑头发的人。他们从北方某地来到两河流域南部沼泽,并在那里创造了世界上最早的文明。但苏美尔人究竟来自哪里和所属民族仍是未解之谜。

  陶制代币(clay tokens)。出现在公元前3500年的陶制代币也可以被看成是一种支票形式,它是当时最可靠的处理商业事务和贸易往来的办法。图中形制各异的小陶块代表不同的货品,大的陶球用来密封那些小陶块并印压封印以保护这些陶制代币及相对应的货物安全抵达目的地。这种系统在公元前3300年到公元前3100年之间被文字的发明淘汰。

  楔形文字( Cuneiform)的泥版文书。楔形文字是世界上最早的文字,公元前3300年出现在两河流域。图中这块公元前3100年的泥版记录了乌鲁克的寺庙发放给工人大麦啤酒的情况。大麦啤酒是两河流域主要的日常饮料。现在所知最早的大麦啤酒来自伊朗扎格罗斯山的高汀遗址( Godin tape),距今大约5400年。大英博物馆藏。

  苏美尔人早期的滚印和平印。滚印最早出现在公元前3500年的两河流域,它伴随苏美尔人建立都市发展贸易而产生;特别是文字书写的成熟,需要在泥版文书上加盖封印以表明权威,而滚印滚压出来的二维图像能够覆盖平印无法覆盖的展开的泥版文书。图中的滚印和平印制作于乌鲁克晚期( Late Uruk,公元前3300—前3000年)到杰姆代特奈斯尔时期( Jemdet Nasr period,公元前3100—前2900年)。这其间苏美尔人在制作滚印的同时仍然制作平印,其特征是动物或人形的整体形制,印面为单一形象或图案的重复。1.乌鲁克晚期的人形平印,石质。2~3.杰姆代特奈斯尔时期的动物形平印,石质。4.杰姆代特奈斯尔时期的滚印。这时的滚印图案多是几何图形,还没有发展出后来的故事性场景,而是单一形象的重复和二方连续的几何图案。5~6.杰姆代特奈斯尔时期典型的滚印形制是这种短小的滚印,材料大多比较软,图案多是单一的、抽象的形象的重复;这种印章从公元前3100年到公元前2700年持续影响了埃及和叙利亚的印章形制。7.乌鲁克晩期的滚印。图中展示的藏品来自大英博物馆、巴黎卢浮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和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

  两河流域早王朝时期的滚印。这一时期的两河流域仍然是苏美尔人的世界,他们仍旧是文明的领跑者。这时的滚印无论题材、材质、技艺都有了之前从未有过的尝试,故事性的宴饮场景代替了以前单一的动植物形象和兀何图形,装饰性线框的加入使得画面更加完整;早期的石灰石仍旧在使用,但硬度较高的蛇纹矿和青金石是备受珍爱的材质;雕刻技艺娴熟细腻,显示出艺术家们的自信。图中的滚印大多来自公元前2700年至公元前230年间的苏美尔城市,它们展示的是英雄或者神衹与野兽搏斗的场面,这些英雄和神祇在苏美尔人的宗教中有崇高的地位是苏美尔文学诗歌中赞美和崇拜的对象。大英博物馆藏。

  鸟尔塔庙。是现今保存最完整的苏美尔塔庙,于大约公元前2100年由乌尔国王建造献给苏美尔主神月神南那( Nanna),也是乌尔城市管理系统所在。塔庙底部长64米,宽46米,推测高度超过30米,其体量即使与现代建筑相比较也称得上宏伟。英国考古学家伍利于1922年至1934年间发掘。

  乌尔王墓和王后普比的珠宝。这些珠宝的年代属公元前2600年前后。珠宝的形制丰富、材质优良、制作精美,但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几乎不出产任何一种制作珠宝的贵金属和半宝石,其中蚀花玛瑙珠和红玉髓管均来自2000多公里之外的印度河谷,青金石原料则来自阿富汗山区。这些珠子珠饰表明两河流域与印度河谷之间贸易频繁,正如泥版文书提到的苏美尔人的贸易伙伴麦路哈( Meluhha),一些学者推测其为印度河谷;对乌尔长形红玉髓管的研究表明,它们中有一部分是在印度河流域生产的,作为成品被贩运到美索不达米亚,也有一部分可能是由移居到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的印度手工艺人在本地制造的(图027),这些“麦路哈人”使用的是他们与众不同的工艺尤其是在坚硬材质上的钻孔技术。而金珠金饰的制作技艺是苏美尔工匠擅长的,但两河流域的黄金制品并非纯金而多是金银合金,它们通过复杂的工艺从原矿中提炼出来,原矿可能来自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山区。图中藏品来自大英博物馆美索不达米亚展厅。

  王后普比的青金石滚印。两枚滚印均发现于王后的右手臂,其中一枚刻有王后的名字“普比”;题材均为早王朝时期流行的宴饮场面,其中坐着的梳着发髻的女性可能是王后本人。图中右边一枚滚印有坐着的男女两人正在分别使用安插在一只大罐里的麦管一类的长管,大英博物馆的标签文字解释为两人正在“饮用”大罐里的饮料,但伃细观察滚印中的图像,“饮用”时均使用杯子而不是管子,这种使用安插在容器中的长管的方式倒是跟今天的伊朗仍然十分流行的吸水烟的方式类似。大英博物馆藏。

  吹长笛的女人镶嵌件。贝壳质,6.3厘米×3.1厘米。这件用贝壳制作的吹长笛的女人形象可能是镶嵌件,人物形象透露出许多生动的细节:头上梳着发髻,戴有发箍脖子上戴着项链,左手手腕上戴着一枚滚印,滚印很可能用贵金属或合金制作辅件以方便穿戴。图右为三枚发现于不同时期的镶有金属辅件的滚印实物。这件贝壳鑲嵌件发现于距离乌尔城不远的尼普尔( Nippur ),公元前2600—前2500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阿卡德帝国于公元前2334—前2154年的疆域。阿卡德帝国是历史上第一个帝国,他们代替了苏美尔在两河流域的主导地位。阿卡德受苏美尔文化的强烈影响,使用楔形文字,采用沟渠引灌的灌溉农业,并接受苏美尔人的神祇。公元前2150年前后,来自扎格罗斯山区的蛮族古蒂人( Gutians)入侵阿卡德并导致帝国崩溃。

  阿卡德时期的滚印。公元前2350—前2150年。阿卡德时期的滚印形制大多在柱体的腰部有略微的内弧;喜用绿色和暗绿色的蛇纹矿;题材大多与神话和英雄有关,但设计构图更加丰富,加入了风景山林等元素。从这一时期开始,各种神祇有了标准化的图像模式,并被后来相继崛起的闪米特人继承。

  图片从上至下,1.属于一位名叫Adda的书记员的滚印,画面表现的是带着弓箭的狩猎神和丰产女神伊斯塔尔( Ishtar),伊斯塔尔全副武装,手里拿着代表丰产的枣树枝。太阳神沙玛什( Shamash)正在劈开高山给快要落山的太阳开道。水神Ea的双肩有水流涌出,鱼群在水流中漫游,水神的身边伴随着一只公牛和阿祖鸟Anzu)以及他的双面随从Usmu。2.水神Ea同时也是工匠保护者,坐在凳子上,水流正从他双肩流出,其他几位神祇正将阿祖鸟作为俘虏带到水神面前,阿祖鸟偷走命运之书。3.表现的是滚印的主人跟在一列植物神的后面向坐在草堆上的植物女神献礼,一位植物神手持一只田犁,其他两位抬着一只箱子,下面的蝎子象征丰产。4.表现的是两位英雄正在与中间两只交叉站立的公牛搏斗,可能是史诗吉尔伽美什的故事;另一只公牛上方的铭文是滚印拥有者的名字—阿卡德王纳那姆辛的儿子。滚印均为大英博物馆藏。

  阿卡德司酒者的滚印。公元前2350—前2150年。这枚滚印属于一个名叫 Baluchi的宫廷司酒者,这种官阶在当时受人尊敬也充满危险。滚印为风景山林的狩猎题材,是两河流域最早开始尝试表现风景元素的艺术实践,这种对称的装饰化的僵硬而庄严的风格成为两河流域的艺术传统。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罗塞塔石碑( Rosetta stone)。是埃及托勒密五世于公元前196年颁布的圣令,以古埃及圣书体(僧侣文字)、世俗体和古希腊文三种文字对照写成,书写格式多以某司酒者的名字起头。对于释读古埃及文字而言,罗塞塔石碑是最重要的发现,由于法国年轻的学者商博良通过罗塞塔石碑成功地解读了古埃及文字,因此它对整个埃及学和古埃及的研究都是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大英博物馆藏。

  古希腊的司酒者。他们多是未婚的少男少女,成婚后则结束司酒者的身份。司酒者出现在宴饮、祭祀和节日庆典等庄严的场合,跟古代两河流域一样,古希腊的司酒者也享有崇高的荣誉并拥有一定特权。图中浮雕壁缘出自雅典卫城的巴特农神庙。

  巴比伦和亚述的扩张。公元前1800—前539年。巴比伦和亚述王国大致都从公元前19世纪开始建立自己的国家,巴比伦以巴比伦城为中心领有两河流域南部,亚述居于巴比伦的北方,先后以阿苏尔和尼尼微作为都城。这两个王国在一千多年的时间里不断扩张、时强时弱、此消彼长,或者被其他的闪米特部族和外族入侵和继承,直到公元前6世纪被波斯人征服。

  汉谟拉比法典( Code of Hammurabi)。世界上最早的成文法,由巴比伦国王汉谟拉比于公元前1772年颁布。法典铭刻在黑色花岗岩石柱上,柱身实际上是一只手指的形状;圆柱上端的“指甲”部分是汉谟拉比从太阳神沙玛什手里接过权杖的浮雕。法典由法国考古队于1901年在伊朗苏萨发现,是古埃兰国王于公元前12世纪征战巴比伦时从巴比伦城作为战利品掠回埃兰。巴黎卢浮宫藏。

  伊斯塔尔门( Ishtar gate)。巴比伦的伊斯塔尔门和空中花园都曾被古希腊和罗马作家列为世界七大建筑奇观之一,伊斯塔尔门后来被埃及的亚历山大灯塔取代。空中花园被古希腊和罗马旅行家、作家经常提及,但至今还没有发现泥版文书对它有任何记载,也未发现与其有关的考古遗迹;而伊斯塔尔门被考古发掘并于1930年在柏林部分复原。图中为伊斯塔尔门原貌的复原图以及在柏林帕加马博物馆的展示和装饰细节。

  古巴比伦时期的滚印。这时的滚印大多在2厘米—3厘米之间的高度,截面直径在0.8—1.4厘米之间;画面有两到三列以纵线分隔的楔形文字装饰;另一个特点是滚印的形制延续了阿卡德时期的柱形在腰部有略微的内弧,但不是所有滚印皆此形制。图片上方是一枚蓝色青金石滚印,描绘的是一位坐着的神灵面对他的崇拜者和前来求情或问询的神灵;在坐着的神灵和崇拜者之间是一些我们无法解读的符号;画面一侧有三列以纵线间隔的楔形文字。

  图片下方是一枚赤铁矿制作的滚印,画面表现了三位人物形象;第一位穿着长袍戴着尖帽,他的下方有一只苍蝇,在古巴比伦神话中,苍蝇是瘟疫和死亡之神涅伽尔( Nergal)的象征,我们因此把这位人物看作是涅伽尔本人,他的形象在以后的巴比伦滚印上还能见到;第二位人物面对涅伽尔,穿着束腰短袍,这是当时的游牧民族的衣着,并手执牧羊杖,他很可能是前来朝谒(或者对抗)瘟疫之神的牧羊神阿姆茹( Amurru);站在阿姆茹身后的是一位裸体女性,她是健康和医术的保护人古拉Gula),她的标志物是紧随她的小狗,这只狗也被认为具有保护健康和祛除疾病的魔力;另一些象征符号环绕在这些人物形象的周围,两列分隔在纵线内的楔形文字装饰在这些场景的空白处,可能是印章所有者的名字和身份。滚印均为美国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The Walters Art Museum)收藏。

  中巴比伦和中亚述时期的滚印。这一时期巴比伦和亚述的滚印使用相同的材料诸如玉髓玛瑙类,但题材有所不同。左边的组图是加喜特人(中巴比伦)的滚印,画面上的人物手执弯曲的军刀,他的肩上是一只象征涅伽尔的苍蝇,此时的涅伽尔被视为战争和瘟疫之神,他有时也被视为太阳神沙玛什( Shamash),但只代表沙玛什特定的一段位相即正午时间和夏至,这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死亡率最高的时节;加喜特人喜欢在滚印上铭刻大量的楔形铭文,他们将古巴比伦用纵线分隔的三列楔形铭文增加到了七列甚至八列,画面中的楔形铭文是一些新祷文和滚印所有者的名字。亚述人则偏爱动物题材,他们的滚印大多有动物形象出现尤其是有翼的动物,画面风格也比较硬朗。

  图片由左至右为加喜特人的滚印,制作于公元前1430—前1155年,玉髓,纽约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The Morgan Library& Museun)藏。中间蓝色滚印属于米坦尼王国,费昂斯,制作于公元前1500—前1300年,美国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The Walters ArtMuseum)藏。右边的组图为中亚述时期的滚印,制作于公元前12世纪一前11世纪,玉髓,纽约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The Morgan Library& Museu)藏。

  新亚述帝国和新巴比伦的滚印。新亚述自公元前一千纪开始称霸两河流域,直到公元前616年亚述都城尼尼微面对巴比伦和来自伊朗高原的米堤亚、米底和波斯联军抵抗了四年,于公元前612年最终沦陷。这一时期的亚述滚印在形制上变得更长,一般可到4厘米左右,因而显得更窄;其题材偏爱猎杀和崇拜的场面,画面对称,充满张力,与亚述宫殿的墙面浮雕题材和风格相同。图片最上方的滚印表现的是丰产女神伊斯塔尔( Ishtar)坐在狮子上,环绕她的八角星是伊斯塔尔的象征,画面右侧站在牛背上、头戴桂冠的是风暴之神阿达德(Adad),中间的人物可能是一位亚述统治者。图片中间的枚亚述滚印同样表现的是对伊斯塔尔的崇拜,站在华盖下的伊斯塔尔面对她的朝拜者,周围是各种象征神圣的符号,两位有翼神灵提着仪式性的篮子分别立于华盖两旁,棵形文字标明了滚印所有者的名字和头衔。这枚滚印构图完美,工艺精细,拥有者地位显赫。

  同一时期的巴比伦滚印也不乏精品,图片最下方这枚滚印来自巴比伦,艺术家在仅仅不到4厘米高、直径1.6厘米的圆柱体上创造了一幅充满细节的搏杀场面。史诗中的乌鲁克国王吉尔伽美什( Gilgamesh)作为两河流域最受爱戴的英雄形象流传了数千年。他是三分之二神和三分之一人的合体(因而画面中的吉尔伽美什是背上有翼的半神,有时他也以完全的人形出现),他智慧英武,女神伊斯塔尔向他求婚遭到拒绝,盛怒之下派来天牛危害人间,吉尔伽美什击败并杀死天牛而成为被永久传唱的英雄。画面中的吉尔伽美什不仅猎杀了天牛还同时与一只雄狮搏斗,搏杀狮子是吉尔伽美什发生在另一时间地点的事迹,但艺术家为了渲染吉尔伽美什的英雄气质,将两个故事同时呈现在一个场面,使得画面效果更加有力。吉尔伽美什面对张牙舞爪的邪恶的狮子,中间的天牛已经被猎杀,在气绝之前保持着最后的挣扎,吉尔伽美什冷峻的姿态表明他将是最终的胜利者。艺术家以高超的技艺表现了这位英雄有力的肌肉、华丽的衣服装饰纹样以及腰带、胸甲等各种细节,整个画面充满张力,艺术家将一幅力量对称、构图均衡的纪念性画面凝固在了一瞬间。

  滚印分别为美国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The Walters Art Museun)和纽约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The Morgan Library& Museum)所藏。

  新巴比伦和新亚述的锥体印。其形制有两种,一种印面为八边形,印体是有棱的锥体,剖面为梯形;另一种印面为椭圆,印体为圆锥体,剖面为梯形。这两种形制的印面都有稍微外凸的弧度。除了新的形制的出现,半透明的蓝玛瑙( blue chalced)作为新引入的材料尤其受到偏爱,这种颜色在玛瑙中相对少见,质地也比较细膩致密。锥体印一般个体比较小巧,大多用金银等贵金属或青铜一类合金镶有“提梁”作为坠子以方便携带。图中藏品制作于大约公元前700—前600年。大英博物馆藏。

  新巴比伦锥体印的题材和表现手法。这一时期不再像以往那样十分钟情于有翼兽和人兽搏杀的主题,祭祀和崇拜是最受欢迎的题材。有趣的是,对同一题材的表现使用了从具象到简化再到抽象的全部手法,使得一个单一的题材因工匠和艺术家的创作手法不同而显得趣味盎然。图中所有印章表现的都是同一题材名祭拜者对巴比伦主神马都克( Marduk)和书写神拿布(Nabu)的崇拜,马都克的象征物是只铲子,书写神拿布的象征物是一只楔形笔针。

  图片最上排两枚印章的祭拜者穿着长袍、戴着礼帽、有着闪族人卷曲的长发美髯,左边一枚表现了尽可能多的背景—祭拜者身后是象征生命的树和远景中的一弯新月,祭台上是象征马都克和拿布的铲子和楔形笔针;右边枚则表现了祭台是由蛇形龙支撑的这一细节。中间两枚印章的画面和形象明显被简化,制作者几乎只使用圆点和直线来构成形象和故事,但仍然保留了比较清楚的细节。最下排两枚印章则完全是抽象化的,工匠以大胆的艺术思维将所有人物形象和道具全部符号化,画面置于一种出色的、极简的、具有现当代审美趣味的构图之中。

  亚述宫殿的守卫精灵。来自尼姆鲁德( Nimrud)的亚述宫殿,制作于公元前865—前860年之间。这种被称为拉马苏( Lamassu)的人头巨兽是亚述的守护精灵,它们人头、牛蹄、狮身、有翼,充满力量,保护人类远离混乱。这些雕塑体量巨大,每个近10吨重。1847年,亨利·莱亚德从伊拉克的尼姆鲁德用了18个月时间将两只拉马苏运回伦敦,中途数次从几近毁灭中幸存,每次转运需300名壮力拖动滑车,当两只巨兽最终到达伦敦时,那里已经为它们专门修建了拖运的坡道。亨利·莱亚德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冒险家、考古学家、外交家,也是一名出色的画家,他在尼姆鲁德和尼尼微的考古现场用画笔记录了大量真实的场景,是宝贵的第一手资料。除了大英博物馆,还藏有拉马苏石雕的博物馆有巴黎卢浮宫、伊拉克国家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柏林帕加马博物馆、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

  朱迪思刺杀荷罗孚尼。这一则圣经故事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就一直是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无数著名画家、艺术家为此创作过作品。图中左边是19世纪俄罗斯最伟大的男低音 Feodor Chaliapin在歌剧《朱迪思》中的经典形象,注意他的舞台装束是严格按照亚述装饰设计的。中间为16世纪荷兰画家凡西科姆( Christoffel van Sichem)的插图,描绘的是朱迪思砍下荷罗孚尼的头颅,与女仆准备返回城中的情景。右边为17世纪意大利女画家伊莉莎贝塔( Elisabetta Siran)的巴洛克风格的油画作品《朱迪思和荷罗孚尼的头颅》,讲述的是同样的故事。

  尼姆鲁德的黄金珍宝。这批皇家珠宝属于公元前8世纪的亚述王室,共计613件,总重量超过100磅,最早由伊拉克考古队于1989年发掘于尼姆鲁德亚述王宫遗址,1990年海湾战争前被匿藏于巴格达,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被发现于巴格达中央银行一间被炸毁的地下室,但这批皇家珠宝毫发无损。图中呈现的是王后之印、项圈和一条镶有“眼睛”玛瑙珠的头饰。这批珍宝现藏于巴格达的伊拉克国家博物馆。

  亚述象牙装饰。这些象牙制作于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前7世纪,由英国考古学家马克思·马洛文于1949年至1964年间发掘,大部分发现于尼姆鲁德王宫一间军需库存,当初作为战利品和被征服地区的贡品掠回亚述,大多来自近东沿海特别是腓尼基、以色列等地,其温和端庄的艺术风格混合了明显的埃及元素,与亚述人严格僵硬的题材和风格形成对比。这些象牙雕件都是家具上的镶嵌件,可以想见当初那些王室家具的精美程度和艺术风格。象牙在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和近东一直是昂贵而奢侈的贸易品,其致密的有机质地可以表现十分细腻雕琢的细节。虽然这种有机材料备受珍爱,但两河流域的民族却很少用象牙制作滚印和平印,倒是公元前18世纪到公元前17世纪生活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亚述商人用象牙制作过精美的滚印,大英博物馆有精美的藏品。尽管我们现代人对象牙本身的质地十分欣赏,但是按照当时的审美,这些象牙制品当初都覆盖了金箔,这些金箔在公元前612年巴比伦和米底联军攻陷尼姆鲁德时被劫走,留下的却是这些雕刻精美、质地细腻的艺术品本身。图中象牙制品均来自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得于博物馆当初对伊拉克的英国考古学校在发掘期间的财政支持。

  莱亚德小姐的珠宝( Lady Layard's Jewelry)。曾为英国著名考古学家亨利·莱亚德的妻子所拥有。珠宝由项链一件、手镯一件、耳环一对组成,整套珠宝共使用14枚滚印和4枚平印,玛瑙质;其中一枚属于早于公元前2000年的阿卡德王国,另有四枚属于公元前12世纪,其他八枚滚印属于公元前1000—前600年的亚述帝国,项链的挂钩部分则分别是一枚巴比伦滚印和波斯平印,项链中间三枚坠子为巴比伦和亚述锥体印。这些印章均得自莱亚德在美索不达米亚的旅行和考古期间,使用黄金镶嵌连接,整体被设计成19世纪英国维多利亚风格。易妮德曾在她的日记中记录她1873年某日戴着这套珠宝参加维多利亚皇后的晚宴,其间这套珠宝“备受羡慕”。现收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

  赫梯地图。赫梯人是冶铁的发明人,并且善用马拉战车作战,凭借这两项技术,赫梯人保持了几个世纪的强大。公元前14世纪是赫梯人的全盛期,公元前13世纪,赫梯人灭掉米坦尼,直接面对埃及。赫梯人长期保有冶铁的技术秘密从不外传,致使铁器的贸易价格一度高达黄金的数十倍,直到公元前12世纪赫梯人灭于“海上民族”的袭击,赫梯铁匠流散各地,冶铁技术才得以外传和扩散。图中是赫梯都城哈图沙遗址,位于现土耳其乔鲁姆省的博兹柯伊村,遗址内有护城设施和赫梯王宫。198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作为人类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巨石上复原的手执冷兵器、头戴尖帽的战士应该是赫梯人的形象,西亚和北非埃及文明数千年来都热裹于表现自己的真实形象,相比较而言,中原文明能够看到自己的人物形象比较晩,秦兵马俑可能是最早的现实主义作品。

  赫梯人的印章。制作于公元前14世纪。赫梯人的印章最具特色的是双语印,另外就是他们不同于两河流域的滚印形制。赫梯人有自己的象形文字,同时他们也使用楔形文字,他们经常将两种文字都铭刻在印章上,形成他们独有的“双语印”风格。图中均为国王印章,其中银质印章使用了双语,印章最外一圈环绕楔形文字,中间的王者形象周围是至今没有解读的赫梯象形文字。印章分别为美国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The Walters Art Museun)和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Museum of fine arts,Boston)收藏。

  阿姆斯特丹的街景和伦勃朗的铜版画。运河、涂鸦、自行车和水上人家,今天的阿姆斯特丹街景仍然残留着17世纪荷兰风俗画家笔下的精致和怀旧的气息。伦勃朗的铜版画只要变成印刷品就会失去大部分细节,虽然铜版画本身就是印刷品。凡·高的画同样如此,其实绘画作品及许多门类的艺术品莫不如此。我们不会因为在家里听CD和去影院看电影而抱怨我们听到的音乐和看到的影像是复制品,但是永远都会对一件大师绘画的印刷品介怀,这可能是我们去博物馆画廊的真正原因。

  伦敦街景。 伦敦号称雾都,传言天空总是阴霾,空气总是雨雾,但我在那的几天除了有一天下过雨,每天冬日艳阳,天空时而明净如洗,时而云层厚积、变化无穷。城市跟人样也有性格,伦敦的调子偏灰偏重,与我的下一站花都巴黎形成对比,不是色调上的反差而是整个气氛的反差。

  大英博物馆( The british museum)。大英博物馆与巴黎卢浮宫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被称为世界三大博物馆,不仅因为其规模,更因为其展示水平,包括定期和不定期的巡回展和主题展。其时正遇上古代阿富汗黄金珍宝展的宣传,作为主题展,博物馆做足了相关背景的介绍,从资料到实物都足以使人受益。另外大英博物馆的网站制作也很出色,其资料库从图片到数据十分完备。

  大英博物馆中国玉器长廊的展品。罗伯特·何东爵士( Sir Robert hotung)超过30年的私人收藏。玉器按年代陈列,从古朴的史前礼器到明清的世俗小品,构成700年完整的中国玉器编年。对于个人收藏而言实属难得,不仅需要丰富的辨别实物的经验,还需足够的背景知识的积累,其用心细致可见一斑。大英博物馆的大部分藏品允许拍照,但玉器长廊是少有的禁止拍照的区域(我是在长廊的工作人员离开的短暂间歌抢拍的,这个行为很中国化,只能以需要资料的借口原谅或者不原谅自己)。

  中国瓷器馆。这间专门的陈列室由罗伯特·何东中心( Sir robert hotung Centre)出资设计修建用于陈列波西瓦尔·大卫爵士( Sir Percival David,1892—1964年)捐赠的1700件中国器,于2009年正式对公众开放。陈列室内的中国瓷器全部为波西瓦尔·大卫爵士的私人收藏,编年范围从公元3世纪到公元20世纪,其中不乏皇家精品,其艺术造型和工艺工巧均代表中国瓷器制作的最高水平。

  大英博物馆的雕塑藏品。博物馆的雕塑藏品丰富,涉及不同年代和不同地域以及不同的美术风格和制作技艺。图中罗列的作品有写实的希腊风格(罗马时期的大理石作品和希腊文化圈的小亚细亚青铜铸件)、中国宋代的佛教造像(木雕)、亚述严格对称的装饰性浮雕、埃及极其庄严完美的拉美西斯二世半身像、与旧大陆迥然有别的玛雅神像,所有的雕塑作品无疑都是最杰出的。除了大英博物馆,我后来去过的卢浮宫、梵蒂冈博物馆、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的雕塑藏品也非常优秀。

  黎凡特( Levant)的珠子和印章。古代黎凡特大致相当于现在的巴勒斯坦、以色列、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西部。这一区域是迦南人和亚摩利人(建立古巴比伦王朝的那支闪米特人)的故乡,是古代西亚和北非文明的交会地,这里出现任何文明类型的艺术品都是可能的。古代黎凡特地域的人们的生活一直被他们的邻居主导,首先是商业和贸易,然后是被埃及、赫梯、亚述、巴比伦和波斯的先后控制。图中的珠子和印章均制作于公元前14世纪前后,其珠饰风格是来自黎凡特以南的埃及,而滚印风格则来自以北的米坦尼王国。

  珠子和珠印出现在几乎每一个古代文明,是古代世界流传最广的手工艺品。大英博物馆按照文化类型或考古的分区和编年陈列实物,珠子和珠印一类都能在陈列中找到完整的线索。这些珠子尤其是印章类,我按照其所属文化背景分布在本书的各个章节,比如前面已经涉及的苏美尔城邦、乌尔王墓、巴比伦和亚述等,以及后面章节将会涉及的埃及、希腊、波斯、萨珊、拜占庭与古代欧洲和中亚。

  巴黎塞纳河。巴黎被誉为“艺术之都”自有道理,几乎所有近现代艺术举足轻重的人物都有过巴黎的日子。我们可以是任何心情下的巴黎,可以因为自己的轻浮以为巴黎轻浮,可以因为自己的悲伤以为巴黎是悲伤的城市,但是巴黎永远是巴黎,从来没有改变过,你可以在香榭丽舍看见浮华巴黎,也可以在西提岛的一角找到雨果笔下阴都深沉的巴黎。过桥就是西提岛,著名的巴黎圣母院就在小岛上。巴黎圣母院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惊人,大概是小时候看电影对故事记忆太深刻。除了《基度山伯爵》,《巴圣母院》和《悲惨世界》就是最让我觉得惊心的故事,它们均出自法国作家之手。如果不是卢浮宫在我眼里太过耀眼,巴黎值得驻足长久。

  在卢浮宫里学习的孩子。在欧洲大小博物馆都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大人带着孩子或老师带着学生在博物馆一起学习和欣赏艺术,大家席地而坐,问答互动。在卢浮宫我听不懂他们的法语,但是场景一样让我感动。之前在伦敦国家画廊我曾跟着一队孩子和他们的老师一起,听着老师的提问和孩子的回答,场景之生动好玩竟然忘了拍照。在他们的教育中,没有“你答得不对”的说法,所有孩子的回答都是那么漫无边际和纯真有趣,真正的创造力和想象力都是在这样的漫无边际中产生的。从卢浮宫往内看,那些学美术的学生真幸福;从卢浮宫往外看,巴黎真美,与伦敦的刚健截然不同。城市的个性在不同的文化氛围和人群的生活方式中慢慢形成,无怪乎那些画家、诗人无不向往巴黎。即使你不从事与艺术有关的工作,任何时候也都可以去卢浮宫那样的地方坐一坐无关工作但有关生活。

  埃及雕塑和世俗题材的壁画。埃及壁画大多表现他们宗教氛围浓郁的生活,那种图示化的平面世界其实是他们眼中的宗教世界。但这不妨碍埃及人在艺术中准确表达三维效果,与古代希腊和罗马追求的准确的透视和比例不同的是,埃及的雕塑作品更唯美,而希腊人的造型则更加健康和人性化。实际上我们不能说谁更具有神性或者谁更具有人性,真诚的艺术理想本身就是最美的。图中的埃及少女无论是立体雕塑还是墙面壁画,画面效果充满世俗风情,其人物造型之“现代”,让人惊叹于这些距今超过3500年的作品。

  卢浮宫( Louvre)。作为世界上古老的博物馆,卢浮宫本身的历史和它的建筑及藏品都值得骄傲。蓝色天顶的展厅由美国著名现代画家塞·托姆布雷设计,其简洁抽象的图案、地中海式的蓝色和拉丁文字的构成与展厅的希腊一罗马主题十分搭配。

  地中海沿岸的玻璃珠和希腊黄金珠饰。希腊人是制作宝石和半宝石珠宝的能手,他们擅长精细工艺,半宝石结合贵金属制作华美的装饰品包括印章、具有印章功能的珠子坠子和印章戒指。玻璃珠子大多来自地中海东岸的腓尼基和埃及,腓尼基人制作的手工艺品贸易到世界各地远至中国。这些玻璃珠和费昂斯珠子在同时代的欧洲、中亚和其他地方都能见到。前面提到的黎凡特(图053)也是腓尼基人的故乡,他们与我们熟知的犹太人有共同的祖先。腓尼基人的崛起给整个地中海带来了新的气象,他们是当时最优秀的水手和出色的工匠,另外,与他们的表亲犹太人一样,他们善于经商。公元前1300年到公元前600年是腓尼基人的兴盛期,他们作为贸易据点的殖民城市遍布整个地中海沿岸。除了字母书写,腓尼基人并没有什么惊亼的发明,他们可能从埃及人那里学会了早期的玻璃工艺,从两河流域和希腊人那里学会了宝石工艺,题材也大多受到埃及和两河流域的影响,但是他们把学到的东西都做到最好,并让这些工艺和手工艺品到处流传。

  卢浮宫的蒙娜丽莎。卢浮宫的三大镇馆之宝都是女性,蒙娜丽莎、维纳斯和自由女神。但即使没有她们,卢浮宫仍然丰富博大,真正构成卢浮宫的成就的是每一件被认真对待的展品和它们的展示。

 
   
 
 
 
新闻中心
 
 
 
协会简介 - 协会章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www.yinzhangxie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镜像/复制
陕ICP备15011396号-1 服务热线:029-89386879
陕西印章网(www.yinzhangxiehui.com)是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面向社会的窗口,是公众与政府互动的桥梁和纽带,是印章协会和企事业单位各部门发布印章信息和提供在线服务的综合平台。现开通“印章协会、新闻、专题、政策、服务、问政、数据、文化”八个一级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