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政策法规 会员之家 印章博物馆 国际交流 大秦视界 协会简介 联系方式
 
网站首页 >> 印章博物馆 >> 图说印章  
埃及的圣甲虫印章
阅读16次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 2019-01-30 18:09

  埃及墓室石碑壁画。石灰岩,高48.5厘米,制作于公元前2181—前1991年埃及第中间时期。壁画中的铭文写道:“国王对冥府之神奥西里斯的敬献,葬礼对伟大的神庄严的敬献,对这间墓室的主人的敬献。这片伟大的居所的监工……”画面中的人物是典型的古埃及美术造型,图示化的庄严对称而不要求视觉上的准确。德国 Roemer—undPelizaeus博物馆藏。

  埃及早期的滚印。滚印制作于公元前3100—前2900年之间,滑石,高1.3厘米,直径1.1厘米。滚印画面显示的是一位女性正坐在祭台前,环绕在她周围的文字是她的名字,那些字形还处于埃及早期象形文字还没有发展成熟的阶段。美国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 The Walters Art Museum)。

  埃及人的护身符。圣甲虫和荷鲁斯的眼睛是埃及人最钟爱的护身符,根据埃及神话,圣甲虫是太阳神拉(R2)的化身之一,他每天滚动粪球将卵产在粪球内变成幼虫以求再生,圣甲虫被视为天堂在尘世的象征,这种图像意义和宗教观念贯穿了整个古代埃及。荷鲁斯是埃及最古老的神之一,从埃及前王朝时期到罗马化埃及超过350年的时间里一直受到崇拜。荷鲁斯是大地女神伊西斯和冥王奥西里斯的儿子,他被视为天空之神和战神,他在为其父复仇的战斗中失去一只眼睛,但很快得到重生的眼睛,因而荷鲁斯的眼睛也象征力量、健康和光明,是埃及人最推崇的护身符号之一。图中荷鲁斯的眼晴制作于公元前1000年左右,费昂斯。圣甲虫来自著名的图坦卡蒙墓,距今30年。藏品均为组约大都会博物馆所藏。

  埃及人的圣甲虫戒指。这种被称为“旋转戒指”的小装饰是对印珠的最好设计,它们不仅具有装饰功能,方便携带不容易丢失,而且只需要将戒面旋转过来,戒环当作印纽就可作为印章使用。埃及人使用他们擅长的费昂斯工艺制作这类小装饰,也使用硬度相当高的玉髓一类半宝石。图片上面为绿玉髓戒面的圣甲虫戒指,黄金戒环,制作于埃及十三王朝时期(公元前1802—前1604年),其铭文是在戒面最长2.7厘米的狭小面积内完成的。图下方为费昂斯的圣甲虫戒指,青铜戒环,制作于公元前1295前1070年之间的埃及十九王朝。戒指分别为来自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的藏品。

  埃及人的心脏圣甲虫。由于心脏圣甲虫既不作为印章也不作为装饰品而有其专门的目的,它们一般尺寸都比较大,在6—12厘米高,并用贵金属镶嵌过,在制作木乃伊的过程中置于死者心脏部位。图中的心脏圣甲虫制作于埃及十八王朝和十九王朝,有费昂斯工艺的圣甲虫,也有使用蛇纹矿和硬度较高的玉髓制作。圣甲虫腹部的铭文摘自《死者之书》,以确保死者顺利通过冥府的裁决。

  埃及人的《死者之书》。画面摘自公元前13世纪的《亚尼的死者之书》,该书现藏大英博物馆,是众多《死者之书》中保存最完好的一本。画中狼头人身的防腐与死亡之神阿努比斯( Anubis)在调整天平的精确度,天平的左边是死者亚尼的心脏,右边是真理之羽。月神兼智慧和书写之神透特( Thoth)正在等待记录下测量结果,天平支柱上蹲着的狒狒就是透特的化身。面对阿努比斯而立的男子和他上方人头形的诞生之砖是亡灵亚尼终极命运的两种表现,稍远处静观整个仪式的人头鸟巴(Ba)则代表亚尼的人格和灵魂。图的左面,死者亚尼和妻子正在不安地观看仪式的进行。画面上方还有十二位神灵组成的陪审团(局部)。整幅图画描绘了一个神与人共存的世界,反映了古埃及人的生死观和宗教观。

  埃及托勒密王朝时期的印章戒指。有个性的、写实的人物肖像是埃及在托勒密王朝之前的印章题材几乎没有过的,托勒密王朝的统治阶层成长于希腊文化背景,他们把希腊式的写实的艺术品带到了埃及,但希腊艺术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融进埃及文化,这些小戒指小印章都是希腊人自己制作的,它们只是出现在埃及,并且很可能只在统治阶层流行。图中蓝宝石戒面制作于公元前2世纪,肖像为头戴胜利女神花冠的托勒密王妃。方形的黄金戒面为托勒密六世( Ptolemy VI Philometor,公元前186—前145年)的肖像,他头戴埃及法老的双重王冠,肩披埃及传统的胸甲式项链,俨然一位埃及法老。藏品分别来自法国国家博物馆和巴黎卢浮宫。

  埃及一罗马式的法雍肖像( Fayum mummy portraits)。我们称为艺术品的这种木板绘画实际上是画在棺木上的死者肖像,得名于开罗以南的尼罗河绿洲法雍地区,其名称更多代表绘画风格而非地理单元。法雍肖像在埃及从公元1世纪流行到3世纪末,其终止可能与基督教的传播、宗教性的丧葬方式的改变有关。尽管埃及在法老时期就有棺椁绘画,但法雍的板上绘画( panel painting)手法来自古希腊和罗马,而丧葬方式则是埃及本土传统。由于埃及干燥的气候环境,保存下来的法雍作品大多比较完整甚至色彩都保持了当初的鲜艳。法雍肖像对人物个性的表现十分出色,具有极高的艺术水准,这种绘画传统在后来的拜占庭得以延续。图中法雍肖像制作于公元1世纪,肖像人物均身穿罗马服装,戴罗马样式的首饰。

  诺斯替教的咒语护身符。流行于古代地中海东岸的诺斯替教专注于神秘的精神实践,其具体化的符号是用半宝石制作的护身符,被称为阿布雷克斯( Abraxas)。阿布雷克斯的概念很可能起源于古老的埃及,是善恶的统一体,既是神也是魔。这一概念被早期实践诺斯替教的犹太人采用,其名字在诺斯替教的解释中为“圆满”,也称为“盛境”。阿布雷克斯的形象具有善恶同体的特征,他有公鸡的头颅,人形身体,蛇形双腿,手持盾牌和长鞭。这一形象与诺斯替咒语一同构成神秘的画面,与我们所知的其他印章铭文和图案全然有别。图右白描为阿布雷克斯的形象。图左为公元1世纪用玉髓制作的诺斯替护身符,面为一条巨蟒正在吞食自己的尾巴以形成一个圆环,圆环内部是埃及圣甲虫和诺斯替魔咒;另一面是埃及的保护神侏儒潘泰克斯( Pataikos),他站在两只鳄鱼背上,两边是大地女神伊西斯和死亡女神奈芙蒂斯,爱神哈索尔展开双翼站在上方,整个图像鉏合具有护身符的魔力。美国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 The Walters art museum)。

  坦卡蒙的棺椁装饰和裝饰符号。仅图坦卡蒙这具覆盖于棺椁的金面具就包括了埃及最常见的几种符号。图坦卡蒙额头上并列的眼镜蛇和秃鹫被称为““Nebty”字面意思为“两位女士”,是对法老的称谓之一;其中秃鹫代表上埃及的守护神,眼镜蛇代表下埃及的守护神,她们并列而立代表法老对上下埃及至高无上的权力。图坦卡蒙头上横条状的头饰称为“ Wemyss”,是一种折叠成规定样式的亚麻头巾,专门用于法老在仪式性的场合佩戴;现代社会一些哲学性的精神实践者在举行某种特定仪式时也佩戴这种头巾。最后是法老双手交叉执于胸前的连枷和弯钩,它们的组合象征法老的统治手段,连枷代表惩罚性的灾难,弯钩原属于牧羊神,作为法老手执的权杖组合之一被认为是权力的象征。

  埃及神祇。拉(Ra)是古埃及太阳神,主要代表正午的太阳,其意义为光明、温暖和成长,他显身为长着猎鹰头颅的男人,日轮置于他的头上。喜神贝斯(Be)是家庭尤其是母亲和孩子的保护者,他矮小的身体支撑着巨大的头颅和夸张的面部,有着獅子的后腿,是古埃及最受欢迎的护身符题材之一。阿努比斯( Anubis)是亡灵引导之神并掌管木乃伊的制作,他有时显身为半豺半人,有时则完全显身豺狼,他的形象经常出现在葬礼、木乃伊制作和墓室环境中。奧西里斯(Ois)为冥神,他显身为戴看白色阿提夫王冠( Atef Crown)的人形,他绿色的皮肤代表再生。阿蒙(Amun)是创造之神他也是自己的创造物,他显身为戴着高高羽毛冠的人形(图中阿蒙神的羽冠部分已缺失),右手执半月形刀于胸前,左手拿着重生十字架,发辫样式的胡子是阿蒙的另一标志,有时他与日神拉融合显身为日神鹰头的人形。大地女神伊西斯(Isis)显身为头戴王座的性,她与冥神奥西里斯生下了天空之神和战神荷鲁斯,埃及人相信尼罗河水的泛滥是奧西里斯被其兄弟谋杀后伊西斯悲伤的眼泪;她哺育幼儿荷鲁斯的图像是埃及最具法力的护身符之一,因为法老被视为荷鲁斯在人间的化身,成人后的荷鲁斯显身为鹰头人形,头戴法老的双重王冠。

  埃及抽象符号的护身符。心脏是古埃及重要的文化符号,埃及人视心脏为灵魂的居所(见3—3一节),将这种形制用于制作珠子、坠子、印章和葬礼用具。重生十字架(Ank,也称生命之符)的起源已经无法追溯,这种符号代表重生,经常出现在墓葬壁画中和手执这种符号的法老雕像中,也被制作成单独的护身符。伊西斯结(Tyet,也称伊西斯结 Isis knot),是女神伊西斯的象征,有时也被看成生命之符Ankh,是双臂下垂的生命之符,也是伊西斯腰带上绳结的形状。埃及人经常使用暗红色的玉髓或费昂斯制作这种护身符,一些学者推测其象征伊西斯之血和女性魔法。节德柱( Djed pillar)是冥王奧西里斯的脊椎骨,也被看成是没有树叶的棕榈树干,象征稳定和恒心。沙(Sa)是另种常见的护身符,它的起源也很难追溯,埃及人将其视为保护的符号,无论对身前或是死后都具有同样的魔法。这些各种材质的护身符大多制作于公元前1500年前后,是除圣甲虫和荷鲁斯的眼睛之外另一些经常出现的象征符号。

  早期的埃及费昂斯珠子。早期的费昂斯工艺实践是给滑石珠子覆盖玻璃和用以模仿蓝绿色的半宝石比如绿松石。图中的珠子来自超过距今6000年的埃及拜达里( Badarian)新石器文化,这可能是迄今发现最早的费昂斯,也是最古老的人工合成材料。

  埃及人的费昂斯珠饰。埃及王室制作奢华、装饰繁复的被肩式的项和珠宝是考古学家专门列出来的主题,埃及人喜欢用费昂斯模仿各种宝石和半宝石并且做得非常出色。中国古代最早于公元前11世纪的西周出现费昂斯珠子,间接的证据表明那些珠子是在本土制作的,其工艺来源和配方一直没有明确的结论,但一些珠子管子的形制和质地与埃及的费昂斯如出一辙。图左项链制作于公元前1200年,为宴饮时佩戴的样式,其中穿缀的各种花瓣形制代表不同的意义。图右项链制作于公元前1800年,丧葬时穿戴在死者身上,这种款式也可以为生前佩戴。图片人物为埃及皇后纳芙蒂蒂( Nefertiti,公元前1370—前1330年埃及十八王朝法老阿肯拉顿( Akhenaten)的妻子,她与丈夫因宗教革命即信仰一神教而著名。这尊著名的半身像是纳芙蒂蒂本人的肖像,一改埃及数千年来图示化的、无人物个性的美术表现手段,她肩披花瓣费昂斯穿缀的项链,头戴造型夸张的发冠,妆颜和姿态极具现代感,她与丈夫阿肯拉顿的宗教革命也导致埃及历史上一次美术和审美的革命。纳芙蒂蒂半身像为柏林埃及博物馆藏。项链均为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费昂斯制作的小器物小摆件和建筑构件。实用形制的小器物大多出自墓葬,它们有些可能具有实用性,有些可能只是专门制作的陪葬品。图中费昂斯的小动物摆件造型十分生动活泼,完全没有埃及宗教性的图示风格,是埃及美术的另一面。另外我们都知道埃及人可能是古代世界最爱美的民族之一,他们无论男女都喜欢化妆(或者必须化妆),而且追求强烈的视觉效果,尤其是眼部的化妆效果,图中展示的用费昂斯制作的保存眼影的容器跟埃及人追求的化妆效果一样夺目,修长的笔筒式造型和艳丽的铜和钴颜料的着色完美地体现了费昂斯的工艺特征。费昂斯的建筑构件也常见于墓室建筑,多为拼接地砖墙砖和镶嵌件。图中费昂斯分别制作于公元前1800年到公元前1100年之间,藏品均来自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费昂斯制作的葬礼装饰品。公元前16世纪的新王朝时期之前,木乃伊墓葬中为死者提供保护的护身符无论形制还是数量都很有限。从新王朝时期开始到第三中间期,木乃伊的装饰品在数量和形制上都丰富起来,项链出现各种组合式,心脏圣甲虫被置于木乃伊胸腔内,胸甲式的组合珠饰被放置在胸前。到后三朝时期(公元前672—前332年),各种护身符从形制到数量都十分丰富,它们按照规定的组合方式排列在木乃伊的裹布上。公元前32年希腊化的埃及托勒密三朝建立后,护身符的放置不再按照传统规定的位置组合,而是较为随意地置于木乃伊裹布内。罗马时期的埃及引入了死者法雍肖像绘制,但仍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传统的葬俗,直到公元3世纪基督教确立合法地位,埃及盛行了超过450年的木乃伊葬俗永久消失。图中藏品分别来自大英博物馆和巴黎卢浮宫。

  埃及托勒密王朝或罗马时期的玻璃珠。这种玻璃珠的工艺和装饰都是明显的罗马风格,公元1世纪前后,罗马的玻璃工艺随着帝国版图的扩大得到广泛的传播,其玻璃制造中心位于地中海东岸的几个港口城市。在埃及发现的这些罗马玻璃珠可能是来自距埃及本土不远的几个玻璃制造中心的贸易品。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维旺·德龙在巴黎拉雪兹公墓的塑像和他为其著作所作的插图。徳龙是出色的画家、考古学家,也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家。在德龙的年代,考古本身就是一场冒险经历合适的外交手段是必要的。德龙全面的天才让人想起同样多才多艺的莱亚德,后者晩于德龙70年出生,其致力于两河流域文明的探险成就可比德龙。

  大卫·罗伯茨的埃及水彩画。作于1838—1840年间。罗伯茨那个年代的欧洲人对埃及的认识还很模糊,但是埃及热由于早期那些探险家的著作正在兴起。罗伯茨在埃及长达两年的旅行中用大量的水彩写生展示了一个与西方完全不同的奇异的世界,在照相书发明以前,罗伯茨画中的埃及就是热衷埃及文化而无法亲历现场的人们所能看到的埃及。

 
   
 
 
 
新闻中心
 
 
 
协会简介 - 协会章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www.yinzhangxie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镜像/复制
陕ICP备15011396号-1 服务热线:029-89386879
陕西印章网(www.yinzhangxiehui.com)是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面向社会的窗口,是公众与政府互动的桥梁和纽带,是印章协会和企事业单位各部门发布印章信息和提供在线服务的综合平台。现开通“印章协会、新闻、专题、政策、服务、问政、数据、文化”八个一级栏目。